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背叛妻子的丈夫
·蛋炒饭里的幸福
·如飞蛾扑火的爱情
·当咖啡变成情欲
·谁是备份情人
·抢来的爱人
·蒙娜丽莎的眼泪
·今生不要让爱错过
·预约失恋
·谁的影子
·原罪的天空
·面对丈夫与妹妹的背叛
推荐文章>>
·修炼两千年的孤寂
·被强奸的体验
·长发为谁留
·永不断线的风筝
·往咖啡里加点盐
·背叛后的背叛
·背后的男人
·家--我的保温瓶
·酒吧里的陌生人
·滑过喉咙的尖刀
·我的一夜情伤
·蒙娜丽莎的眼泪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情感交流 >> 

情感交流 不做别人的影子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2-07 19:06:08

 


  也许人总习惯回忆,认为过去的东西有凄郁的美。直到现在,我对柘仍念念不忘,晚上睡不著了,把他从记忆里翻出来,心里仍会油然而生一阵疼痛。

  与柘在酒吧里相识,又在酒吧里分手,似乎开始就注定与他的爱情,会像酒水一样,容易沉醉,又容易清醒。 休 闲 居 编辑喜 鹊 婚 恋 网

  那时,我才刚到上海工作不久,认识的朋友没几个,所以,工作之余,便感觉很孤单。为了打发时间,经常到离家不远的酒吧坐坐,喝上几杯。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走进酒吧,但那晚与以往不同的是,我莫名其妙地对坐在角落的一个男子特别注意,或者是他那种忧郁青年的典型气质吸引了我吧。我坐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看著他,看他手里不停转动的酒杯。他似乎察觉到我注视的眼神,扭过头,锐利的眼睛停在我这边,眼光穿过人群的缝隙射过来。目光相撞时,我看见他猛地怔了一下,有些吃惊的样子,眼神放肆得让我有点害怕,我赶紧低下了头。

  后来他竟慢慢挪了过来,走到我跟前说,蕾蕾,我能坐下吗我有些摸不著头脑,蕾蕾对不起,我不叫蕾蕾,你认错人了我对他笑道。我猜想他是酒喝多了,或是认错了人了。

  果不其然,他怔了怔,有些尴尬,连忙说,对不起轻轻摇摇头笑了笑。转身离开时,我却明明看见他眼里深深的失望。

  然后,我看见他一杯接一杯好像不要命地喝酒,我很惊讶而且担心。最后酩酊大醉的他摇晃著走出酒吧,我不自觉跟上去。一出酒吧门,就看见他狼狈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眼角竟挂著两行清泪。

  我翻遍了他的口袋,却没有证件,只好把他送到旁边的一家宾馆。本想安排他住下便没事了,顶多是搭上两百元钱。却不想到了房间里,他就开始呕吐,把房间搞得一塌糊涂。我叫来服务员,折腾了大半个晚上,他才打著鼾睡著了。我累得坐在椅子上也睡著了。醒来一看时间,我的天已是早上八点钟了。我心想糟糕,今天非迟到不可。正打算离开,这才发现,床上已没了那个醉鬼。

  突然有人敲门,打开门,服务生推著餐车进来,说是这个房间要的早餐。我想大概是那个醉鬼要的,随后便看见他推门进来。他再三对我表示谢意,说早餐是答谢我的。我表示只是举手之劳,自己还要赶去上班,早餐就不吃了。他满脸迷惑,问我,星期六也要上班他这一说,我才想起今天不用上班。连忙拍著脑门,骂自己记性差。

  他固执地坚持要我留下来吃早餐,我拗不过,坐了下来。

  “哎,忘了自我介绍了,我的名字叫村田柘树,你就叫我柘吧。”

  “村田柘树,你是……日本人”

  他用很纯正的日语回答:“嘿请多多关照”

  我问:“你的中文怎么讲得那么好”通过柘的介绍,我才知道,他14岁跟父亲来到中国,并在这里成长。交谈中,柘知道我想学习日语的想法,便自告奋勇地说要教我日语。

  从此以后,我生活中便多了一个栏目,每个星期跟柘学习日语。就这样交往了半年多,在我的日语水平日益提高的同时,彼此的了解也由浅入深,到了无话不说的程度,虽然如此,我们却从未过多地谈及爱情这个话题。柘没有女朋友,他说,过去的爱情像是一场沙尘暴一样,刮过了,剩下满世界的尘土。每当谈到这儿,柘便闭口沉思起来,眸子里流露出很深的无奈,这让我也不由想起自己失败的初恋。其实平常我们还是很快乐的,泡泡吧喝喝酒,可一谈及过去,柘就会……所以我们都尽量不去讲自己的从前,不去触及彼此心里隐藏的那份伤感。

  随著彼此了解的深入,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了质的变化,爱情降临的时候挡也挡不住。

  一个星期天,柘早早给我打电话说,今天有重要的事找我,让我上午11点在淮海路上的咖啡吧等他。我不假思索爽快地答应他一定到。但挂断电话,我突然感到刚才电话里的柘与平常不一样,难道……我不敢想下去,凭我的直觉,柘这一次是要对我表示什么。其实从平时他看我的眼神,我已经感觉到他的暗示。但我总觉得自己还太年轻,不愿意再像自己过去曾失败过的爱情,陷进去拔不出身。然而,想想平时偶尔柘不能来给我上课,我会因为他不在身边而备感孤独,其实自己早有一点动心,一切都那么的身不由己。

  柘已经在等我了,伸著脖子向门口张望,有些紧张的样子。看见我进来,眼睛猛的一亮,仓促地站起身迎上来,脸有些微红。他帮我叫了一杯卡普基诺,我们都喜欢的口味的咖啡。柘经常说,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像这种咖啡广告里的男主角一样,和自己心仪的女子共同营造一种浪漫。

  柘低著头,不停地搅动著杯里的咖啡,显得有些紧张。后来他抬起头注视著我,轻轻地说:“我今天约你出来,是想……其实,我们,都不小了,应该……”。也许是因为紧张,他停下来轻酌一口咖啡,接著说:“我是说,你对我的感觉怎么样我……”

  我暗暗叫苦不迭,预料的事终于发生了。我对柘说:“这好像太突然,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好吗”

  我已记不清自己是怎么走出咖啡吧的,后来回忆时,脑子里一片空白。

  大概过了两天时间,我打电话给柘,问他有没有时间出来喝一杯,当时柘兴奋地在电话那头大声叫,芊芊,这么说,你接受我了

  我和柘开始了我们不算长远的爱情。柘很疼我,依然像从前一样无时无刻地关心我,什么都依我,任我不时地耍耍大小姐脾气。所以我们在一起时,从未吵起来过。即使我再任性,他都把我当成孩子似地哄,直到我破涕为笑。

  可以说我们在一起时,让别人看,我们简直是天设地造的一对。朋友甚至偷偷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和柘结婚。每当这时,我都会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拥有柘是我这一生最感到庆幸的事。

  然而,我没料到痛苦的时刻突如其来就降临了。也许是上苍注定我和柘不能在一起。

  那一天是4月4日,柘一天都没给我打电话,平常他都会准时在晚上八点打电话给我,那天却没有。我以为他有什么事,后来他的朋友打电话说,柘在酒吧喝醉了。

  我打车赶去他的家时,柘正在房间里疯了似地砸东西。我还从未见过柘发这么大的脾气,我跑过去阻止他,他却抱住我看了又看,忽然哭了,显得很激动,对我说,蕾蕾,你终于来了,你知道我有多么苦吗

  我迷惑地看著他,这是他第二次在我面前提到蕾蕾这个名字。我也曾试图弄清这个女孩到底是谁,可我又不愿看著柘不高兴,所以一直未提。今天他又提到这个名字,我真的有些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谁?

  我扯著柘,用力摇他的手臂,希望他能够清醒一点儿,可柘却丝毫没有清醒,哭著把我拉到写字台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影集,一页页翻给我看,对我说,你看,你能记起来的,我们从前是多么的快乐,蕾蕾,你看啊

  我这才注意到照片上的那个女孩,竟然和我出奇地相像,甚至摆出的姿势和我都像是一个人。我惊讶得半天说不出话,原来柘一直爱著的是这个叫蕾蕾的女孩,而我,却只是一个替代品。因为相像,柘才选择了我。

  从照片上可以看出,他们有过很快乐的日子。那些亲昵的动作深深刺痛了我的心,我气愤地转身离去,丢下大声哭喊的柘,逃一般跑回了家。

  这一晚我失眠了,躺在床上想,我和柘的爱情看来得散了。想著想著,眼泪不争气地溢了出来。我没想到自己认为最深爱自己的人,实际上却爱著别人,自己只是另一个人的影子。

  第二天,柘打电话来道歉,让我别把昨天的事放在心上,因为自己喝多了,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请求我的原谅。

  我约他第二天晚上在我们以前经常去的酒吧见面。他答应了。整整一夜我没有入睡,思来想去,一种被愚弄被欺骗的羞耻感深深纠扰著我,又愤怒又伤心又绝望……最后,我有了一个决定。

  第二天,一碰面,我开门见山地说:“咱们散了吧”柘很激动,他一再向我道歉,对那天的醉酒痛心疾首。

  但我已经完全不能听进,我说:“我不能是另一个人的影子”说完我立即甩头跑出酒吧,再没给柘任何的机会,也没给自己退路。

  我固执地认为,柘从来就没爱过我,他爱的只是另一个女孩。

  以后的日子,我在痛苦中苦苦挣扎著,企图忘记这份爱情,让时间来冲刷记忆。但我一直摆脱不掉柘在我脑海里的影子,我想我还是爱他的……

  时间过了很久,在一次聚会上,柘昔日的好友告诉我,柘已经回日本了,临走时托他转告我,其实自己一直都是爱我的,事实并不像我想像的那样。柘的朋友又说,蕾蕾其实已经在一次车祸中死了,柘第一次见到我时,还真的以为是蕾蕾呢。一开始柘在心里是把我当成蕾蕾看待的,但后来改变了,因为我和蕾蕾虽然面貌相似,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4月4日是蕾蕾的生日,柘触景生情,在酒吧多喝了几杯,可我却连一次解释的机会都没给他。

  我闻听茫然……

编辑:莱茵河

来源:hongxian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