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我的泪在你心中
·从未消逝的雏菊
·爱情反恐 超短恋情
·生了锈的爱情
·做了情人的女人
·堕入人间的精灵
·水土不服的爱情
·无心的错失
·谁的影子
·沙漠与失恋的背后是……
·挑逗的野性
·第七天我嫁给妻子了
推荐文章>>
·我人生歧路上的女孩
·MORNING CALL女孩
·往咖啡里加点盐
·一扇敲错门的爱情
·从未消逝的雏菊
·焰火流离
·抢来的爱人
·爱情的单程车票
·无爱的冬天
·蛋炒饭里的幸福
·情陷五小时
·背后的男人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情感交流 >> 

情感交流 被强奸的体验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1-08 13:16:22

 


文/湖中罂粟
 
  2000年七月,我对生活完全没有了信心。我开始躲在房间里打一种类似意淫的游戏,整日昏昏欲睡,几乎没有什么人找我。
  顾星就在这个时候打来了电话。
  出来见个面吧。他平静的说。我愣了三秒种才意识到确实是他,脑海里有关三年前的记忆淡淡地浮上来,波澜不惊。
  是的,他当时的确是想强奸我。
  我们坐在他的小床上说话,傍晚的阳光恰到好处的照在他女人一样清秀的脸上,这是同学六年来我第一次到他家里。我不讨厌顾星,初中第一年他就送了生日卡给我,其中提到"你在我心目中是个好女孩";但也绝对谈不上喜欢,他太女性化了,总在女孩子堆里腻着,对谁都是柔声细气的。
  那时候我们快要高中毕业了,他说他大概要出国,说以后大概很难见面了,我也随声应和着,并没有很伤感,我从那时候开始就有了种深入骨髓的淡漠,对什么都没大的所谓。
  然后他凑过来把手搭在我的肩头,我惊讶于如此的行径出现在一贯柔弱的他的身上,但我没有挪动,我在六年同学的友谊范围内自做主张地容忍了他。我想他大概接下来会跟我表白,我也乐意在结束高中生涯的时候发现这样一个长期的暗恋者,但他选择了粗暴的方式。
  他没有说话,甚至没有试图吻我,而是径直把我推倒在床上,我穿的浅绿色薄毛衣向上翻动了一些,很窄的一段皮肤露了出来。我很想把它遮盖住,却忘记了应该怎样尖叫。他依旧不说话,慌乱地去解我牛仔裤上的皮带,我很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好象在看一场蹩脚戏里的悬念镜头。这时候他已经拉开了我裤子上一半的拉链,然后,如同蹩脚戏里的安排,卡住了。他匆忙的把一只手伸进去拉我的内裤,我的胃开始萎缩,毛毛虫从皮肤上爬过般恶心难耐。
  我用力去拉开他的手,他再次试图伸进去,我再次拉开,我们彼此沉默着,对峙着,好象在玩一种比较耐心的游戏。最后他放弃了。
  我看着他把拉链重新拉好,把皮带系好,整理好我的毛衣,那种恶心的感觉持续着,我对事情本身几乎无法作出判断。他开始道歉,太阳往西去了一些,他清秀的脸掉落在阴影里,我从床上跳起来,兔子般跑了出去。在他家楼道口的墙壁上倚靠着,我开始呕吐。
  毕业后,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我在一家牛排店门口等顾星,我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裙子,缺乏日晒的皮肤无精打采地在暖烘烘的晚风里晾着。他来地很准时,样子没有变很多,但我直觉他已经老练了,我甚至幻想着他曾经把半打以上的女人推倒在他家的小床上强奸掉。
  我们沿着这个城市千疮百孔的街道慢慢的走,他不停的在说着什么,我强迫自己一个字都没听到,眼睛的余光偶尔略过他更加女性化的侧脸,就象看着一个空洞的电视屏幕。
  我很奇怪为什么我对顾星的全部记忆都凝结在了三年前的那个黄昏,那次的体验好象一把锋利的刀子,把整个混沌的记忆奶酪般切成了两半,两边的部分都融化了,消逝了,留下的只有那道深深的划痕。
  路的尽头是一座筹建中的公园,铁门上落了锁,远远地能看到漆黑一片里亮着几点光,那是住在工地上的民工。顾星建议我跟他翻越栏杆进到公园里面去,事实上我仍然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但我知道他的意思。
  我们选了处于阴暗角落里的一段栏杆,翻落在公园里潮湿的泥土上,我的裙子在跳落中伞一样打开,风从腿部抚上来,很轻佻。顾星拉住我的手开始奔跑,我们经过那排有灯光的工房,绕过一个虚情假意的人工湖,无法估算的夜的荒芜里,我发现我仍然需要躲避。
  
  夏天的落叶很柔软的铺在潮湿的泥土上,没有月光,山后面的树林里,我们终于完全隐藏了自己。我开始跟顾星交谈,这个月来第一次跟一个人交流,我说了很多,但我知道他同样强迫自己一个字也没有听到,余光偶尔略过我脸部黑暗的轮廓,他好象在看着一个空洞的电视屏幕。
  我发现绝望本身是一种强奸,所以我对顾星如此的遵从,我甚至敞开身怀等待他再一次的侵犯,就象遵从绝望的生活。
  我们都不再言语了,接近午夜的风吹着两个停顿了的人,我身上有些部分断裂了,无法愈合。我想顾星读懂了我的默许,他开始贴过来,解我裙子的系带。
  
  顾星离开了我的身体,他整理好我的衣服,抖掉我头发上的落叶,然后坐下来点了一支烟,男人的习惯。我的胃没有萎缩,也不觉得耻辱,我接受了这个污秽的男人,把自己慢慢的放落到低贱的尘埃里,大块大块的泥土淹没了我,而我,我没有所谓。一切都没有开头也没有结果,甚至,没有过程。
  我问眼前的男人,刚才你是否强奸了我。他把头抬起了一些,下巴的部分被烟照亮了,他很陌生。他说,不是吧,你几乎没有反抗的。我说,哦,那么,是通奸。我发现我的头脑很混沌,然后我站起来,说我要走了。他说急什么,我送你啊。
  我已经开始走了,他追上来,试图去搂我的腰,恶心的感觉又来了,我扒开他的手,我开始奔跑……
  那年的七月,我对生活完全丧失了信心,我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玩一种类似意淫的游戏,几乎没什么人找我。
  偶尔接到认识我的人的电话,我会说,瞧,我给了自己一次极端体验,我被强奸了。(编辑:莱茵河)

来源:dadao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婚恋 网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