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为爱我堕落了
·六十秒的爱情
·窗台:人生的分界点
·黑色玫瑰的凭吊
·苦咖啡与玫瑰茶
·爱情反恐 超短恋情
·面对丈夫与妹妹的背叛
·一扇敲错门的爱情
·臭鸡蛋的故事
·前妻,我会再娶你
·让我拥抱你入梦
·蛋炒饭里的幸福
推荐文章>>
·前妻,我会再娶你
·为爱我堕落了
·从未消逝的雏菊
·爱情反恐 超短恋情
·水土不服的爱情
·鞋带与爱情
·被囚禁的灵魂
·家--我的保温瓶
·让我拥抱你入梦
·蛋炒饭里的幸福
·一扇敲错门的爱情
·窗台:人生的分界点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情感交流 >> 

情感交流 让我拥抱你入梦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10-09 16:56:13

 


    遇到林姗的时候,她正走在瓢泼的雨里。没有打伞,只穿着一身碎花布的睡衣,一脸的安静。我刚下夜班,在单位附近一个居民楼的门洞里躲雨,看着林姗从眼前走过。她高昂着头,雨水就顺着那长长的睫毛滴下,在脸颊上,蜿蜒成河。

    林姗是我第一个爱上的女人。那时,我们只有19岁。
    大学的生活,是无忧无虑的,尤其是大二。我常常逛到静谧的英语角。到不是我喜欢崇洋媚外,而是那里的漂亮女生太多。在那里,经常可以看到裙裾飞扬,飘飘长发的清纯少女,而一帮傻小子蛰伏在林荫树下,欣赏那最是一低头的温柔。
    我是学生会干部,所以经过那的时候,总能得到几个微笑来缓解心灵上的旱情。让我印象深刻的微笑,就是来自林姗。她嘴角一弯,便可以看到一颗小小的虎牙,而眼里满是清澈的湖水在荡漾。   
    第一次收到林姗来信的时候,我去喝了几瓶啤酒,坐在一个角落,慢慢拆开了看。信里的内容很简单,全是清一色的“莺歌丽叙”,大意就是先交流,再接触。看来她也喜欢看信的感觉,我当时猜测的是,她要先精神交流,再肉体接触。于是,我花了10块钱,买了厚厚一沓信纸,准备和她论持久战。休 闲 居 编 辑喜 鹊 婚恋 网

    取第九封信的时候,我在收发室遇到了同样来盼回音的林姗。我问她,你准备把我写给你的信码成新华字典那么高,才同意接触?她笑笑说,我们出去走走吧。我盯着她的小虎牙看了半天,突然鼓起勇气牵了她的手。
    当天晚上,我们在校园门外的小酒吧里,说了很多句话,喝了很多瓶酒,接了很多次吻。林姗说这感觉真好,我说我也是,林姗说再不回去就要关大门了,我说那就关他的吧。林姗用似醉非醉的眼神看着我,你想干什么?我没说话,站起来把帐结了,牵着她去了酒店。
    那是我的第一次,林姗也是。我们象两个蹩脚的演员,不断的NG,不断的重新投入剧情。我说你应该把裤子再脱低一点,她说我不,我说你这样是不行的,她说好吧;她说你应该闭上眼睛,我说我不,她说你这样我就不准你,我说好吧。几经折腾,我们完成了一生最大的转型,我成了男人,她做了女人。
   
    无忧无虑的日子总是短暂。四年的大学生活已到尾声。临近毕业时我们才发现,因为这场恋爱,错过了许多招聘的信息。       
    林姗有一天高兴地告诉我,我被录用了!你猜猜是哪?看她的表情,我想这只凤凰一定是找到了大林子。果然,是刚在本市成立分公司的跨国集团。我问她怎么这么好运,林姗笑笑,说凭自己的本事呗。
    林姗和我的单位相隔不算远,三站路程。但我们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
    林姗和我约法三章,不准出现在她单位门口、不准自作主张打她电话、不准去她家找她。林姗是这么对我说的:亲爱的,我现在是创业初期,希望你给我时间奋斗,我想你的时候,会主动找你的,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然而,我的等待并没有换回她的主动。疲惫不堪的一个夏日黄昏,结束了一天采访任务的我,忽然觉得世界好安静。人来人往,却听不到半点声息;尘土飞扬,却感觉不到风沙迷眼。
    我在路上缓缓走着,和不同的陌生人擦肩而过。当我拐入另一条巷子,准备去吃点什么,远远的看见林姗迎面走来,是胳膊里还挽着一个中年男人。那男人的肚子挺得象怀了6个月胎儿的孕妇。
    我一下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场面,闪身进了一家百货店,心态极其复杂地买了一包烟。
    我估计林姗已经走远了,才转过身。可是,她就站在我后面,大肚子站在不远处点起一支烟。
    早想找你的,但一直不知道怎么开口……我快结婚了,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恨我,我也不奢望你原谅,要告诉你的,就是这些,再见。
    林姗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嘴巴一定张得很大,以至于感觉喉咙会发干。   
    在我犹豫的时候,巷口只剩下了我。看见自己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很长。
    后来听人说,林姗之所以能进入那家公司,是因为傍上了总经理,那个死胖子。我死活也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在我眼中,林姗不可能现实到这种地步。但我又找不到更好的理由说服自己,她依然清高纯洁。


    从往日的回忆中转过神来,林姗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我又开始犹豫。是不是应该去追她?她会出什么事不?算了,还是不去了吧,我们已经早就没有任何关系。
    我掐了一下自己,感觉很疼,那应该是还没有麻木的表现。
    扳转过林姗的身子,她还是一脸的茫然,看看我,想继续往前走。我伸手拽她,她用力挣脱,于是两个人在雨中拉扯着。估计林姗是累了,不再反抗,扑到我怀里痛哭。我知道怎样安慰,只能用力抱着她,争取多传递点体温给她。

    林姗洗完澡出来,神志清醒了不少。她用浴巾把头发包起,对我笑笑,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坐在沙发上看韩剧。
    林姗说,我好累,可以陪我睡会吗?我手哆嗦了一下,杯子差点打翻。想了想说,可以,让我拥抱你入梦。她笑起来,露出一颗小虎牙,只是拥抱吗?   
    不想听听我发生了什么事?林姗问我。愿意说就说吧,无非就是那些破事。
    林姗蹙了蹙眉头,轻叹了口气说,的确,就是破事。那时很想找份高薪工作,一方面是自己虚荣,另一方面是我的姐姐要留学。我家倒是不缺吃少穿的,但人总希望钱越多越好是吧?总找不到工作的时候,心里很急,总算被录用了,我当然高兴。
    那时我知道死胖子对我有想法,但我天真的觉得,只要自己把握好,不会吃什么亏的。于是表面上对他暧昧点,尽量让他不知道我有男朋友,让他感觉自己是有机会的。
    我最终还是妥协了。我抵抗不了那每天一束玫瑰和每周一次的购物还有旅游。我知道听到这,你一定会蔑视我,不错,我就是这么一个贪婪的女人……
    我伸手把她拉到我身边坐下。林姗停止了笑声,倒在我怀里放声大哭。
    林姗平静了一会,又坐起身来,继续诉说她的遭遇。死胖子告诉她,会和她结婚,但得先把家里的黄脸婆摆平。于是,林姗当起了金丝雀,为死胖子流了4次产,但始终没等来要和她结婚的消息。
    今天之所以会穿着睡衣出门,就是因为死胖子早上又带了个女人回来睡,并且挑明了说玩腻她了,需要换换口味。末了,还是自己根本没有老婆,早是就丧偶了。
    林姗在哭,我却大笑起来,还笑出了眼泪,这真象看一出肥皂剧,而且是由大陆最蹩脚的导演和演员合作完成。   
    我该怎么做,才是最正确的决定?
    林姗看我犹豫的神情,站起来说,我还是走吧,留在这里,只会让你更看不起我,尽管我早已没有自尊,但我希望还能在你心中保持当初美好的形象。
    我说你等等。林姗站在那里没动。我四处翻着,终于找到了当年她写给我的“莺歌丽叙”。
    林姗,要不我们先交流,再接触?
    不,我想我们还是先接触再交流。今夜,抱着我入梦?
    我知道,我还深爱着她。我抱起林姗,向床边走去,不知将会从噩梦中惊醒,还是在美梦中酣睡……

网妖专稿 如要转载请与winter_gan@tom.com联系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