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婚恋网
恋爱道场
情感交流
爱情FAQ



相关文章>>
·谁是你的天堂
·艾伟,我们认识吗?
·五厘米至爱
·若把我心当作你
·片段爱情
·夏日的时光碎片
·一生爱两人
·谁人与共,仗剑天涯
·花开两朵
·预想某些爱情
·嫩姜竹笋煮鲫鱼
·找个地方遗忘
推荐文章>>
·一朵花开的时间
·等到风景都看透
·完美情人
·花开两朵
·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
·那个下午的音乐有太阳的...
·一月和五月
·假若爱
·紫色,不是偶然
·春梦了无痕
·思念是一只叫做猫的动物
·打烂一只梦想的南瓜

 

您现在的位置: 喜鹊婚恋网 >> 恋爱道场 >> 

恋爱道场 彼时为你花开不败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2-29 13:52:18

 

                     
  (一)
                 
  我在榕华大街木棉树下开了一家花店,那是一个邂逅玫瑰花香的温馨小木屋。

  我在墙面上涂抹了粉粉的红,吊上清洁优雅的红玫瑰窗帘,质地厚密时尚艳丽,在落地窗前悠悠悬泻。我挂上几株精美的小吊灯,在微笑的角度下映照希望的光,使柜台上的玻璃摆设象水波荡漾,一种朦朦胧胧的虚幻。我在大门之外吊上风铃儿,有风吹过的时候,会叮叮地响。 休 闲 居编 辑喜 鹊 婚 恋 网

  如果你来过这里,我敢保证所有的烦恼都会由此释然,只留下幸福发烫。我说的可是真话,来过我这里的人肯定会买花,而且,下次一定还会来。他们还会在这里喝下一杯淡淡的玫瑰花茶,将花香吃进心底里,将爱情埋进骨头里。
                 
  每天清晨,我都会比太阳起得更早,到海滨上吹吹风。

  虽然是冬天,可我就是喜欢这种令人清醒神怡的冰凉。在这里的每一阵风,都会令人放松,让人看到一种青春不再感伤,你会惊讶自己原来可以如此新鲜,保管寂寞的时候再也不用掉眼泪。

  空气宁静,周围散发出清脆的草木香气,这时你浅浅地笑,便会觉得温暖。在这种温度之下,温暖往往是自己给予的。
                 
  太阳媚光涌现的时候,我会去逛花市。我的左手,会拿着各种花的名字,右手则藏在口袋里边取暖。每一天我都见过许多花,它们美丽满怀地被我抱回店里去,由我精心料理打扮,再送到每一对恋人手心里。偶尔它们会留恋地看我一眼,那我就深深地吸气,带上丝丝惋惜的心情,继续忙碌别的事情。

  我不太忙的时候,就会静静坐下来,在柜台旁的长椅上悠悠地晃腿,然后喝下一杯玫瑰花茶,品尝淡淡的芬芳玫瑰香。
                 
  你说这是不是一种享受呢?

  每到这个时候,我还会回过头去,看到有个女孩躲在角落里不出声,却露出狡黠的笑,露出洁白的俏皮牙齿。

  那我会奇怪,她不是下什么泻药害我吧。
                 
  (二)
                 
  我的店叫“莉香”,十分女性化的名字。

  很多人问我莉香是不是一种花的名字,我答当然不是。我想说根本没有这种花,就算有,它也永远不会开。

  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把我的莉香弄丢了。而她留给我惟一的依靠,就是这个花店。就因为这样,我对这个店费尽心机,而不是手无适措。

  但是每当生意淡去的时候,我就会回到莉香存在的那一刻,会不明不白发很久的呆,偶尔回头她不在,才知道有一种笑颜已经不会轻易流出来。

  我快要发霉了,我快要发霉了。我仰头看天。

  冰箱里的记忆已经被我彻底拿出来,长久凝视之后,我真想看到莉香就站在店门外,露出蠢蠢的笑,那样我便会活过来,走到她跟前上下依盼。
                 
  嘿嘿,我最近穷得很,想在你这里谋一份工。

  我默默凝视一会,看着眼前这个小家伙,再指指门口的告示,你满20岁了没有?

  我快生日了嘛,将就一点吧。她用食指点了点自己,在那种傻呼呼的模样下面,躲藏着满怀青春的脸还有纯洁透彻的笑容。

  呵呵,你知不知道呢,我的名字也叫莉香,跟你的花店名字一样呢。
                 
  于是她在我的店里悄然住下,现在想起,还有一种很不实际的梦幻感。

  她早已知晓如何插花,知晓如何神经质地满足各种花的要求。虽然很多东西在我眼里在旁人眼里都非常一致,可她就是知道该如何使一支玫瑰变得更加娇艳欲滴。这样的日子也不象平常那么容易厌倦了,她把我的小木屋变成幽雅别致的奇观,令人陶醉了。

  店的生意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好,大家都会记得,在莉香花店有个叫做莉香的可爱女孩,穿着洁白棉布裙粉色毛衣,别一个麻格子围裙,在店里对着老板指手划脚。
                 
  偶尔她还会去送花,骑一辆简单朴素的单车,那时我就认真看她繁忙的样子,她走过的风也会变得尤其温暖。

  我想我应该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女孩,该是女友呢还是店里的花娘。

  我看见她在玫瑰花瓶里放阿斯匹林,在每一朵花上撒下滴滴清水。转瞬之间,我们的眼神就会撞在一起,亲吻的时候就会闻到花香。

  这种情景,谁不想呢?
                 


    (三)
                 
  莉香花店旁边是一家精品屋,卖很多Bear熊布公仔和女性化妆用品。如果你在这里看到Estee Lauder,Chanel香水,那便是我偷偷藏在这里的。
                 
  有一次莉香坐在店里插花,我饶有兴致地靠在她旁边看,好漂亮的一头直发,在那么巧的高度倾泻下来,真得凑过去闻一闻。

  嗯,什么香水味?

  嘻嘻,香奈儿。她转过脸来,眨眨眼睛,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说莉香,你怎么也用这种香水,你不觉得它的味道太浓了吗?你要知道我放在柜台上的那支香奈儿要搁很久才在店里喷一次呢。
                 
  不知从哪里飘来一阵鬼异的风,我突然有一种被瞬间石化的感觉,满怀狐疑地盯着她看。急忙跑回柜台,那时她便冲出店门外,还边跑边唱,香奈儿,香奈儿。

  然后我的口便张得大大的,下巴几乎掉回地板上。

  只有大喊一声,罚你一个月没饭吃。
                 
  遗憾的是她这个月吃得比我还要多,我的肯德基麦当劳什么的都被她骗了去。

  有时候她会天真地看头顶上那蔚蓝的天,为什么天空就会有那么美的蓝。

  可她说红色才是最幸福的颜色,然后抓住我的胳膊走路大摇大摆,偶有几阵微风吹过,我就可以闻到那种喜欢的香水味。
                 
  嘿嘿,没饭吃的才可能是你哩。她把我抱得紧紧的。

  我的肚子饿得咕咕叫,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后来我就把香水藏在隔壁的精品屋里去。

  哼,罚你一个月没香水喷。

  嘿,那你一个月没香水闻。

  呸。
                 
  (四)
                 
  早晨的时候同莉香走到海岸边,海风漫无边际的温柔,这时我会看得见她的笑容,抓住她的手掌心,有一种足以吃饱穿暖的重量。

  十二月的天,已经非常冷,我们别着同一条围巾,在晨光之下焕彩无间。

  她的长发扬扬洒洒缠缠绕绕,拼命往我怀里钻,如果我忍不住握紧她的腰及,她便会蹦蹦跳跳地走到前面去,骂我一声猪头,而我追着她跑,象一只顽皮的狗狗。我是一只幸福的狗狗,而她是聪明伶俐的狗主人。

  呶,不如我们也养一只狗狗。他楸住我的狗鼻子眼神无限温柔。

  于是我们有了一只叫做八千的诺福狗,它经常跟在莉香屁股后面追着我跑。有时候莉香会喂给它吃肯德基鲜辣鸡翅膀,而我挨饿,莉香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喂我吃薯条。

  我终于开始相信就算做狗也有阶级区别。阶级矛盾激发之后我便会想到要把八千拖出去宰了吃,这个时候她就会以停我的饭来做为要挟,要不就是楸住我的鼻子,也许还会来个全民大罢工。

  那样我们就把店关了,跟她出去游玩。
                 
  夜晚黑黑的绵延,我们可以跑上大半个城市,在无数具备浪漫情调的地方,说许多在脑袋里演绎很久的情话,然后听着彼此的心跳,冷的时候我会亲吻她那对会说话的眸子。

  在这个雨声年代里,这些该是最最幸福的事情。
                 


    (五)
                 
  莉香渐渐喜欢安静地坐在柜台边,给我泡淡淡的玫瑰花茶,她的说话变得很轻,开始学会靠在我耳边絮絮细语,头发可以遮住我半边的脸。

  我品尝甜甜的花香,这个世界没有躲藏没有阻挡,浪漫自然发展,原来可以幸福如斯。

  可是我不知道这种幸福究竟可以维持多久,她告诉我她要走了。
                 
  猪头,我要走了。

  ……

  猪头,你听见了没有?

  ……

  我会想你的。

  ……

  我会记住你的。

  ……

  猪头,亲一个……

  她趴在我的肚皮之上,身体里有着一种天然的宁静,可是在那种眼睛里我看到最深最深的辜负,仿佛再也无法和颜悦色了。
                 
  她走了,天气这样的冷。

  为什么在这么冷的冬天,还会突然起了大雾,是全世界的热泪都在蒸发吗?

  我走出去,当着大街眺望,八千在我脚边轻轻摇着尾巴,而她,不见了。

  抬头的时候,有刻骨的风,还有她依稀的样子。门口,铃声叮当,我忽然忘记了呼吸。

  天空放光了,可我再也不会悄悄走到海岸边。
                 
  我只是静静地坐在柜台前的长椅上,晃着沉重的腿。我看见窗帘上的玫瑰图案,美美的艳丽的红,不知所措的模样。

  我很想打电话跟所有人说,告诉他们花店里有这样一个女孩,可是没有人相信我。

  我喂八千吃肯德基鲜辣鸡翅膀我吃薯条,淡淡的玫瑰花茶不再清香。我到隔壁精品屋抱回一只热水袋,取暖的时候我会想到她。

  我想到她就象想到爱情,那样爱情便会在幻觉之中变得永恒。
                 
  (六)
                 
  我的世界变得极少外出。

  当你看得见深蓝色夜幕的时候,就会知道有一个蠢货呆在花店里喝很凶的酒。在这么心情沉重的时候,真要象个女孩一般哭将下来。看着这一切,迷离得犹如一场过眼云烟,可是我的眼泪无法换回你的脸。
                 
  不去海边不逛花市了,我在都市人群中黯然行走,看到一张一张陌生脸孔,错愕如我。没有了莉香,我找不找得回自己?

  回去了花店,那座熟悉的屋檐,屋檐之下只剩一个牢牢记住的样子。莉香两个大字已经褪去颜色,一团团纯净的艳红,渐渐只是幻觉。

  不是没想过会分离,但谁想分离?
                 
  我把莉香的薪水一个月一个月包在信封里,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炒她鱿鱼。

  可是芳华刹那,聚散匆匆,有谁想象得到明天。

  明天的明天,我依然在这里生活,不该的时候遇上不该的人,只会形同陌路一般。多少的幸福美满,只是一场烟花,芳华已经结束,人们已经离开,只看得见淡烟拢月。

  我逐渐忘记她的名字,但是常常看见有个女孩骑着一辆朴素的单车在我面前经过,她的车后架别着一篮子报纸杂志,可她不是她。

  八千也许会追着她跑,往往被我吆了回来。

  有时候她看见我,会停下来相视笑笑,然后擦身而过。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