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你:游客
  1. 选择登陆类型
    用户名称
  2. 登陆密码
  3. 保存时限
  4. 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站公告 -> 详情

台湾地区及几个亚洲国家婚介行业情况简述
2008-09-12 【字体:

日本
1、日本婚介机构的成立形式及运作方式:
日本的婚姻介绍所叫结婚相谈所。日本成立结婚相谈所是不须要通过政府的行政审批,所有的结婚相谈所均是按股份公司形式由法务局注册,按照政府法律规定开展活动。结婚相谈所与所有日本企业一样要纳税,所以在日本没有所谓的不以营利为目的的结婚相谈所(个人之间不收费的介绍除外)。在日本成立结婚相谈所很容易,只要符合法人注册条件,均能注册成立,没有太多的条件限制,也没有一个地区性或一个城市的数量限制,均按市场化原则注册。日本结婚相谈所基本实行信息化管理。所有单身人士均是以会员的形式加入,单身人士入会后即获得授权可以通过会员系统网络寻找合适自己的人选。所有入会的单身人士在入会时均应按要求填写真实的个人情况,因此入会后通过会员网络上体现出来的个人情况保证基本真实,对方的年龄、身高、婚史、年收入,家庭情况及近期个人照片,网上均能反映。日本结婚相谈所对会员入会的基本要求非常严格。
会员入会要有:(1)独身证明,由政府的户籍婚姻管理部门根据户籍底册出具(必须)。(2)单位和收入证明(必须单位出具),个体的要有近二年的纳税证明(必须);(3)学历证明。
2、结婚相谈所为征婚者提供以下几方面的服务:
定期把带有照片的数据送达至信息库,并按年龄段进行电脑配对。2、提供会员方便的搜索服务。3、帮助双方互约对方见面。4、适当时机组织聚会见面
3、收费情况(2005年):
单身人士入会要收费。会员入会的年费为9.8万日元(普通人士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三年的会费为31万日元,按日本经济收入衡量约为中等阶层(指白领或部门经理)一个月收入的70%,普通人士的一个月工资。如经结婚相谈所介绍成功,婚姻当事人要付给10-30万日元,如不成婚的要退费6万日元
4、日本对婚介行业的管理:
依靠婚介行业协会的行规行约等自律机制进行约束。日本的结婚相谈所都是按企业注册,因此与别的行业的企业在管理上没有什么两样,都是通过协会进行相应的组织服务与自我约束。是在完善的法律体系中,由婚介行业协会按照各项法律规定开展活动。日本结婚相谈行业协会的管理是靠章程(会则)进行自律,靠社会及舆论的监督,靠法律作保证,靠诚信吸引公众
婚介行业协会起到一个信誉保证的作用。日本的行业协会是通过完善的服务和较高的信誉吸引会员。日本的行业协会都很规范,是经过几十年的逐步淘汰和完善,行业协会已经日趋成熟,行业协会的社会地位和作用是社会公众认可的。日本公众一般认为加入婚介行业协会的是比较规范的婚介所,单身人士需要婚姻介绍时也会寻找这种规范的婚介所提供婚介服务,一般不会找那些没有行业协会组织进行自律和规范的婚介所。婚介所加入本行业协会就必须遵守行规,不遵守行规自然会受到相应的处罚,直到取消会员资格开除出该行业协会,受到那样处罚的婚介所一般也办不下去,因为没有人会去找信誉这么差的婚介所提供婚姻介绍服务。
政府的引导和相关的配套法律保障。日本政府并不强制企业必须参加某个行业协会,但从法律和舆论等方面引导公众接受参加行业协会的会员单位所提供的社会服务,促使没有参加行业协会的企业为了业务的开展而不得不加入行业协会
政府限制媒体的征婚广告。在日本,政府不允许媒体刊登征婚广告,政府也劝导公众也不认可征婚广告,认为那是没有按照婚介行业规定严格审查当事人真实婚姻状况的不实广告。所以在日本也没有人会去相信媒体的广告。在日本真正想寻找合适配偶的人都会通过规范的婚介所介绍,不会去登征婚广告。他们认为,不去正规的婚介所而去登征婚广告的人肯定是隐瞒了某些真实情况的,其所提供的信息也基本是不真实的,所以我们在日本看不到媒体登过征婚广告。日本的刑法有“不诚之罪”的规定,如果婚介所开展婚介服务或当事人入会时提供个人情况有虚假行为,可以提请司法部门按刑法规定的“不诚之罪”论处,所以没人会甘冒获罪的危险提供假信息。日本允许成立私家侦探所,婚介所如果怀疑某个单身人士的婚姻状况不实,或经婚介所介绍成功后还以不成功为由拒付介绍费的,可以委托侦探所调查取证,发现问题的,就要交纳三倍的违约金,包括该调查机构的调查费。拒不交纳的则被以“不诚之罪”告上法庭;反之单身人士入会后如认为婚姻介绍所在做介绍的工作中有“虚假”嫌疑的,也可以采取同样的办法。我国婚介领域中的“婚托”等现象在日本极少发生。
5、婚介行业协会的成立及作用:
日本结婚相谈行业协会的成立及性质。日本结婚相谈行业协会的成立是按社团法人注册的,这与企业不同,其定性是非营利的。在日本成立协会与中国有所不同,这类行业协会并不限定只能成立一家,可以是若干个,只要符合成立条件均可成立。协会设会长1名,部长及工作人员15人(部分兼职),由200个左右的结婚相谈所组成会员单位。在结婚相谈所里征婚注册登记入会的有2万余名单身会员。单身会员之间是通过结婚相谈协会的服务系统网络了解对方日本结婚相谈协会有自己的章程(会则)及管理机制。其章程(会则)对协会的机构设置、入会条件、服务内容、结婚相谈所会员单位的义务职责、应遵守的活动规则、违反行规的处罚等内容都作了非常详细的规定,大约有40~50页之多
协会的日常工作及管理。协会会长任期二年,由会员大会产生,保证协会领导的不断创新。协会对会员单位进行管理、沟通。会员单位的征婚数据资料由协会帮助输入,并维护协会的会员资料数据库。JBA协会的会长,一个月召集一次会员大会,200个结婚相谈所负责人参加,进行业务交流和工作协调,及时发现会员单位中的不规范行为并进行相应的修正和完善。对因经营不善或其他原因申请破产或关闭的会员单位,指定或推选别的会员单位负责接收其名下的单身会员资料,并继续按原协议为这些单身会员服务。所以在日本凡加入正规婚介行业协会的结婚相谈所都没有出现因单位关闭而导致其他已入会的单身人士没有婚介所继续服务的现象,更不会出现婚介所消声匿迹而导致大量受骗上当的单身人士到处投诉或投诉无门的事情发生,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政府将会追究协会的责任,社会舆论也会将之曝光,该协会也自然会因失去信誉而难以继续存在下去
日本法律与世界其他绝大多数国家一样规定入会是自愿的,结婚相谈行业协会的会员单位在入会问题上亦是如此。加入协会的会员单位按章程每月交2万日元,作为协会的日常开支的一部分,主要是维持协会的系统网络服务。协会实行会员单位信息资源共享,这样可以为单身会员扩大服务和选择的范围,提高介绍的成功率,进而提高协会和各单位会员的知名度。
7、案例:
齐藤女士经营的“良缘俱乐部”加入了“日本仲人连盟”,该组织是日本最大的婚姻中介业组织之一,在日本全国有1300余家会员婚介所。这些会员单位情报共享,单身会员之间是通过各婚介所的服务系统网络了解对方。齐藤女士还是该组织的教育领导,她通过组织活动,言传身教,定期给会员企业经营者传授经验。齐藤女士介绍,在“日本仲人连盟”里至少有百家以上婚介所以做国际婚姻为主,其中许多经营者都是中国人。据了解,目前日本全国各地的华人婚介所多已纷纷加入各个相关组织。婚介所如果怀疑某个单身人士的婚姻状况不实,或经婚介所介绍成功后还以不成功为由拒付介绍费的,可以调查取证,发现问题的,就要交纳3倍的违约金,包括该调查机构的调查费。拒不交纳的有可能被告上法庭;反之单身人士入会后如认为婚姻介绍所在做介绍的工作中有“虚假”嫌疑的,也可以采取同样的办法。所以,在中国婚介领域中的“婚托”等现象在日本极少发生。俗话说,同行是冤家,而华人婚介业却恰恰相反。齐藤女士说:“因为这个行业的各家婚介所的会员都不一样,同行之间更多是协作关系。比如一家日本人经营的婚介所男性会员多,如果有人想国际结婚,他们会找我们,让我们介绍,我们这边如果有女方的资料,能随时帮助解决问题,介绍过以后大家都成朋友了,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沟通。而独门独户不与其他同行来往的婚姻介绍所却恰恰难以经营。

韩国
在当今的韩国,婚介已经发展成一项价值500亿韩元(约合4930万美元)的产业,这个数字比上世纪90年代后期提高了20%。目前,韩国全国大大小小的私营婚介机构已有1000多家。据美联社日前报道,如今的韩国人设法在传统包办婚姻和新式自由婚姻之间达成平衡,这促使婚介行业得到快速发展,从事婚姻介绍的机构也就越来越多。首尔大学城市社会学教授李连锡说,上世纪90年代的经济危机之后,韩国的婚介业开始繁荣。离婚率的上升使人们对如何挑选配偶产生了疑问。他说:“人们开始相信,这些婚介机构很有用。通过婚介机构交友可以使韩国年轻人摆脱由父母挑选配偶的命运,同时又承认家庭背景、社会地位和收入水平等因素的重要性。此外,婚介机构还要考虑双方的相貌以及能否合得来、有没有希望走到一起等等。在婚介公司的帮助下,许多韩国人顺顺当当地找到了伴侣。金永桓和闻再茵前年11月通过韩国最大的婚介公司DUO认识,去年6月结婚。DUO宣称,金闻两人是经由DUO介绍结婚的第一万对夫妇。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通过婚介服务找到理想的伴侣。一条腿残疾的金仲宽一年前把DUO和Sunoo这两家婚介公司告上法庭,因为他们拒绝接受他的委托。他说,这两家公司在会员资格要求方面存在歧视。去年8月,韩国国家人权委员会敦促这两家公司修改有关会员资格的要求。韩国多数婚介公司都不接受残疾人、秃顶者、按一般标准没有吸引力的女性和无大学学历者作为会员,而且他们甚至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DUO一位发言人说:“这些限制不应该被理解为歧视。就算我们接受这些人为会员,他们也是在浪费自己的钱……因为别人都不愿意和他们谈朋友。与此同时,商学院毕业生或者律师则会得到婚姻公司的特别礼遇,但他们付的服务费也要比别人高出一倍。另外,女会员支付的费用比男会员多,因为在韩国,对女人来说,找到成功的丈夫可以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


新加坡
目前新加坡全国约有70家婚介机构从事外籍新娘的业务。去年,新加坡有6520名男子娶了外籍新娘,约占全部新郎的四分之一,为10年来迎娶外籍新娘人数最多的一年,其中来自越南和中国的新娘最多,且其人数不断增加。
加坡妇女权益组织“妇女行动和研究协会”日前呼吁新加坡政府部门制定条例,对那些提供外籍新娘的婚介机构加强管理。该组织发表的研究报告称,婚介机构大都唯利是图,很少对客户的婚姻状况、犯罪记录及经济和身体健康状况进行必要的审查,“从而使那些未来的外籍新娘处于十分脆弱的境地”,政府应该规定这类婚介机构必须审查欲找外籍新娘的客户的背景。报告举例说,不久前,一名64岁的鞋匠谎称自己很有钱,骗得一婚介机构安排一年轻越南女子与他约会,并强迫该女子在宾馆和自己同居5天。在心满意足后,他开了一张支票,连同这名21岁的女子一道送回了婚介机构。新加坡男子只要向婚介机构交付5000美元到2万美元就可以找到一个外籍新娘。一些男子出国去相亲,婚介机构也安排外籍女子来新加坡与她们未来的夫婿见面。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该报记者曾暗访了15家婚介机构,发现4家在未进行适当审查的情况下便允许交纳50美元到200美元登记费的客户任意把数量不限的女子带到外面“约会”,直到最后选定要娶的妻子。不过,大多数婚介机构都不允许这种外出约会,担心会发生意外。
新加坡义安理工学院去年10月开办了一个名为“理解双方关系:爱情和性”的公共课程,指导学生们如何找到自己的另一半。课程所教授的内容主要包括情歌赏析、如何进行快速约会和如何上网与他人聊天等。据了解,这门课程是在新加坡政府支持下开办的,授课教师由隶属于新加坡政府的一个婚介机构——社会发展中心的官员来担任。除了授课,社会发展中心还组织学生们聚会和郊游,鼓励大家相互结识、建立联系。新加坡政府之所以如此操心年轻人的婚姻问题,是担心该国的生育率降低将导致人口减少、加之人口老龄化而影响该国经济发展。


台湾地区
本以为会随自由恋爱而被淘汰的传统“红娘”,在今日的台湾反而发展成热门行业。除了各种传播媒体热衷牵红线,坊间更大量出现一家家专业性、企业化的“现代红娘”婚介公司。位于台北忠孝东路的“詹妈妈华人姻缘网”是一家拥有50年历史的婚介机构。百余平方米的办公间内,十几位专业红娘一手翻阅着“姻缘簿”,一手电话接个不停。隔壁交谊厅,几对男女正在进行“第一次接触”。詹妈妈说,若是在周末,参加者往往多达百对次,还有人一天连着相亲好几次。詹妈妈的“姻缘簿”里不少人相貌端正、学历过人,大学毕业生、医生、教师等为数不少。“人们的观念其实在变。大家越来越忙,交往的圈子也很有限,不可能都有时间、有机会认识合适的人,靠婚介可以多很多机会。”詹妈妈说,来她们这里的人,七成是父母帮忙报名,最终经介绍成功的有近2000对。当然,既有相过三四次亲就成功的例子,也有三四年还没结果的“元老人物”。据介绍,台湾目前的婚姻中介大约有上千家。而台南、高雄的有关部门还设有“公营媒婆站”,把促成男女婚嫁当成社会工作。虽然不同年龄层的台湾人在择偶心态上不太一样,但绝大多数人仍觉得靠婚姻中介觅得佳偶不甚光彩。詹妈妈说,会员在交往期间对外总是守口如瓶,也要求“红娘”们去电话时千万不可说是婚友公司。
此外,由于处在管理的灰色地带,台湾婚姻中介行业良莠不齐。由于处在管理的灰色地带,台湾婚姻中介行业良莠不齐。有的婚友社由于会员不多,竟找了一些外在条件不错的男女当“枪手”,以招徕会员;有的收了一批会费后,就人去楼空;有的甚至是色情中介场所;也有不法分子谎称单身,游戏其中,使得婚友市场风声鹤唳。詹妈妈认为,虽然目前台湾的婚姻中介远未形成规模性产业,且业内问题多多。但这一行业未来的市场是巨大的,随着现代社会的日益忙碌,人们对婚介的依赖只会增强。



| 免费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服务声明 | 爱情FAQ |
Powered by www.577.tw © 1999-2010 喜鹊婚恋网 inc ,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QQ:809723876 Email:
浙ICP备17057272号